我的外婆

      朋友: 还记得那首您儿时的歌谣吗?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……外婆叫我好宝宝……”。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但那悠扬的旋律仍然时时回旋在我的耳边……
 
       外婆生于1901年属牛,逝于1989年,享年89岁。《我的外婆》一文最初成稿于1997年,写成后自己对稿件一直不满意,虽几经修改却只能压在案头作为心中的一份怀念。十几年前有了自己的电脑,但那时候还没有博客这东西,我就在自己的电脑上建了一个网站,并将《我的外婆》一文放在网站上以示纪念。将此文搬上因特网是我心中的最大“奢望”,感谢比尔盖茨提供了Windows Live Spaces,使我的愿望能如愿所偿。谨以此文献给我天国中的外婆,愿她老人家开心。阿们!
 
       一别十八年,这是我第三次来余姚,前两次都是来看外婆的,这次也是来看外婆,只是这次外婆已不在人间,我是来为外婆祭坟的。一下火车一股乡音迎面扑来,那熟悉的乡音是那么的悦耳,家乡的变化太大了,除了一条主要的大街还依稀可辩其它都不认识了。我叫了一部三轮车去公墓先去市场买花,车老板很热情,一路上不断地和我攀谈,这浓浓的乡音听来是那么的亲切,只是乡音依旧而亲人却已不在,一想到此,鼻子一酸一股热泪涌入眼眶……。
 
      虽然我在上海出生,在上海长大,但此刻的我却有一股游子归乡的感觉。我突然明白:为什么有些海外游子归来,一下飞机就情不自禁地趴在地上拥抱土地,这乡土之情绝非言语所能形容。
 
      从我记事起外婆就和我们住一起,那时侯父母是双职工都要上班,大人中对我们影响最深的就是外婆了,外婆非常喜欢孩子,她给我们唱的儿歌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……外婆叫我好宝宝……”至今仍回旋在耳。这童年的儿歌给我带来多少美好的回忆啊。外婆给我们讲乡下的故事,乡下的人、乡下的狗、乡下的鬼故事常常把我们吓得不敢关灯睡觉。
 
      外婆文化不高但也识字,常教导我们要好好读书。记得我上小学也是外婆带我去报的名,看到我成绩优秀外婆更是高兴,我们几个外孙是她的骄傲,她的希望。外婆常说,知识是小偷偷不掉,强盗抢不去的。有时我们调皮外婆也会骂我们,可那些余姚话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 
      外婆有许多子女,有的早年投身革命,所以外婆也颇受人尊敬,人们都称外婆为光荣妈妈,我外公早逝,外婆经常说,要是外公在的话看到你们几个外孙真不知道要有多高兴呢!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外公,他老人家解放前就因病去世了,每到外公的忌日,外婆会烧些菜,摆上外公的照片祭奠一番,到时不忘拉上几个外孙给外公磕头,那时我们还小不懂事,哆哆嗦嗦的不肯跪,外婆就又哄又骗的,外婆是要告诉在天国的外公,他的外孙们一切安好,要知道外婆看到她的外孙们给外公磕头对她是最大的安慰。现在想起真是后悔,早知道这些真该多磕几个响头让外婆高兴高兴,可现在一切晚矣。
 
      后来我们长大了,外婆也老了,叶落归根,外婆要到乡下去。外婆说她不要火葬,乡下有公墓可以土葬,那里有外公的坟,也是外婆的归宿。临走时她画了一张余姚简图给我,叫我藏好。我知道,她是希望我去看她,哎!老人的心……。
 
      当外婆得知我将参加工作并要去很远的地方时,一连写了几封信给母亲,要求母亲让我去余姚一次。当我见到外婆时第一个感觉就是——外婆老了,瘦了,我心中一阵酸痛。可外婆高兴得不得了,老远就喊着我的名字,还打开碗橱让我看,都是我爱吃的东西,外婆早就准备好了的,在这以后的日子里外婆好象年轻了许多整天都乐呵呵的。早上,我一睁眼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条早已煮好,吃了早饭就让表弟带我去到处游玩。
 
      余姚的龙泉山是一处古迹,因山腰有泉,且终年不枯名曰龙泉,山也因泉得名,山腰有中天阁,余姚历史上曾出了一个叫王阳明的人,这王阳明是个读书人,哲学家,在明朝时做过大官。虽然时隔几百年,余姚老一辈人中无人不知这王阳明,大概这小地方出一名人也是余姚人的骄傲吧。王阳明曾在中天阁讲学,故中天阁亦称阳明书院。
 
      登上龙泉山顶,整个县城一览无余,没想到山顶竟有战壕,表弟说那是当年文革武斗的遗迹,龙泉山是余姚的制高点,当年造反派曾在山顶上架起重机枪虎视全城。想当年我余姚的父老乡亲竟生活在机枪口下真让人不寒而栗。
 
      表弟带我去看了外公外婆的坟,外婆的墓地早已买下,棺材也买好了,听说外婆卖掉了手表买的棺材,心里还真有点怪外婆。可我一个半大孩子哪知老人的心呢!现在想起来外婆叫我去看她的坟,定有让我记得她的墓地常去看她的意思。在家时父母从不让我们喝酒,就是过年过节也是如此,小孩嘛总有好奇心,有时把烧菜的料酒偷偷喝上一口,也没品出个啥滋味来。在余姚每天中午和晚上,外婆总要烫上一小盅黄酒让我喝,她自己并不喝只是看着我喝,那醇厚的绍兴黄酒的味道真令人回味无穷,可惜现在再也喝不到那种黄酒了。
 
      时间过得飞快,我终于要回上海了,金色的学生时代已经结束,小鸟将离巢飞向远方。外婆从早上起就一直不愿说话,收拾完行李外婆执意要送我上火车,要知道外婆是一双解放的小脚,而到火车站有整整半个多小时的路程,那时候,余姚是个小城没有公交车,更没有出租车。我劝外婆别去了,但外婆是个倔强的人,她决定的东西牛也拉不回来,就这样从城南的家到城北的车站,年迈的外婆拄着拐杖一步一颠……。
 
      月台上风很大,外婆拄着拐杖站了立着,她的的眼圈红了,但没有流泪,外婆是个很坚强的女人。风吹乱了外婆的白发,望着风中那颤巍巍的身影,我才有点后悔不该来余姚。我知道我不来余姚外婆会不高兴,但是我要离开余姚时,外婆会伤心的。一声凄厉的汽笛突然响起,我的心一阵紧缩——火车开动了……
 
      我在外地时,外婆会寄来余姚的梅干菜,外婆说市售的梅干菜不好太老又不干净,这是她买了嫩菜再请人做的,还加了鲜笋,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梅干菜,又嫩又鲜绝无老杆沙子,只是现在再也吃不到过这样的好的梅干菜了,呜乎!
      外婆是八九年去世的,那天我正在单位上班,弟弟来电话说外婆病了,母亲已去了余姚。我听后心里咯噔一沉,外婆已风烛残年,先前也曾多次生病住院都有惊无险,但这次直觉告诉我不妙,大概也就是所谓心灵感应吧,我放下电话当时就哭出了声,弄得同事以为我忽生急病而惊慌不已。直到今天,只要想起外婆就会流泪。长辈往往把小辈看成自己生命的延续,把爱无私地给予他(她)们,这种爱小辈们是无法偿还的,但他(她)们会把这爱一代代传下去。
 
      我回城后一直想去余姚看看外婆,但要工作业余时间又要为文凭而奋斗,再就是自己无所建树,感到无颜见江东父老,我一直在想:哪天我一定带着妻儿去余姚看望外婆,可她老人家没能等到这一天。
 
      外婆为人善良一生勤俭,外婆有七个孩子,有的还参加了革命,解放后成为政府高级干部,外婆曾冒险掩护过新四军,为地下党做过工作,可解放后外婆从未提起,默默地做一个普通老百姓,直到最近,当地政府得知此事才给予她应得的荣誉和定期津贴。
 
      一会儿三轮车就到了公墓,我是第一次来余姚时来的公墓,时间已过去了二十三年,我实在记不清墓穴在哪里了,公墓管理员那本花名册我翻了半天也没找到,打电话给姨妈,姨妈也说不清,我不想麻烦姨妈陪我来找,我发誓今天就是把整个山头篦一遍也要找出来。我沿着山坡一排排地走过去,边走边祈祷:外婆:您老人家如果在天有灵,一定不会让你的外孙失望的。
 
      果然,上苍有眼。我终于在浓密的高草中找到了!显然公墓管理员很久没来锄草了,但墓碑上的红漆依然鲜艳。我把鲜花放在墓碑前沉默良久:外婆,迎宪来看你了,迎宪来看你了。我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话。我不知这世上是否有灵魂存在,但此刻我宁可信其有,外婆的在天之灵一定知道她的外孙来看她了!她一定知道,外婆会高兴的。
 
      我狠狠地踩倒墓上的草,并用力把它们拔掉。最后我架起了照相机,我要把照片带回去永作纪念。其实我还应该给外婆烧点纸钱的。虽然我不迷信,但是外婆是相信的。
 
      不远处传来轰隆隆的放炮声,那是水泥厂在炸石头制作水泥,公墓所在的山已有一大片被炸掉,并正在向墓地蚕食,资源贫乏的人们正在与他们的先人争夺空间。我不知道这公墓还能存在多久,但会在我心中永存的。
 
      下了山,车老板在山下等我,三轮载着我向火车站飞驶而去。下车后我给了车老板双倍的车钱,感谢他,我的余姚老乡。火车载着我缓缓离开站台,这一次站台上没有人为我送行,但我相信,外婆她一定在,我仿佛能感觉到那熟悉的身影。再见了!外婆,您多保重!我还会来看您的!火车在加速,窗外的景色飞闪而过,站台已很远很远,但我知道外婆她没有走,她一定还在那儿,她会永远地等在那儿,等着我再来,我一定会再来的……。
Advertisements
此条目发表在心情故事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One Response to 我的外婆

  1. 匿名说道:

    博客不错,第一次来!要顶你。百度屏蔽了,用代理GOOgle搜翻墙软件看到的!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